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扶贫一线网欢迎您!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正文

身边的网吧去哪儿了?有些悄然消失,有些改头换面

时间:2021-05-06 10:22 来源:网络整理

  身边的网吧去哪儿了?

  “你多久没去网吧了?”不少人遇到这个问题时,给出的答案都是“一年以上”,有些人甚至已经记不清确切的时间。不论是上有老、下有小的“80后”,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的“90后”,还是更青睐手机游戏的“00后”,网吧都已是稍显陌生的事物了。

  身边的网吧在减少,这不仅是个别人的感受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2020年,网吧相关企业吊销数量为3638家,注销数量为9250家,倒闭的共有12888家。

  网吧都去哪儿了?这个行业有哪些改变?正在做什么样的调整?听听消费者和从业者怎么说。

  网吧越来越少了

  在北京市海淀区某高校大门外不远处,一家网吧大门紧锁,人去屋空。

  “这家网吧不温不火了几年,最后还是没经受住疫情冲击, 北京资讯网,倒闭了。”正在该校读博士的高伟回忆起网吧的“黄金时代”,唏嘘不已:“我刚上本科的时候,这家网吧每晚爆满,机房里人头攒动、烟雾缭绕,去晚了根本没有座位!”

  高伟目睹了这家网吧从繁荣走向凋敝。“这家网吧的主要客户群是附近的大学生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同学们来得少了。疫情期间学校搞封闭式管理,网吧彻底没了客源。”

  同样是在这所高校附近,陈涛的网吧正在苦苦支撑。“我这家店开了近20年,设备更新了好几轮,店名也换过,从没想过不干。但疫情让我认识到,这个行业恐怕已经成为夕阳行业了。”

  陈涛介绍,经营一家网吧所需投资很大,包括购置设备、装修等,设备折旧很快。设备升级需要高投入,流行的游戏每隔几年就换一拨,没几年就要彻底更新换代。此外,房租、电费、网费、设备维护、卫生、消防等都是不小的花销。“眼下能维持就维持,实在干不下去就盘出去。”陈涛说。

  要么关门歇业,要么勉强支撑,已经成为网吧行业的真实写照。

  企查查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4月底,全国存续的网吧相关企业有12万余家, 宁夏资讯网,登记状态为吊销、注销的网吧相关企业各达4.1万余家和10.4万余家。

  过去网吧主营的游戏需求正由电脑端转向手机端。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发布的《2021年度第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显示,今年一季度,中国游戏市场销售实际收入为770.35亿元,其中移动端游戏(即手机游戏)收入达588.3亿元,占领了超2/3的市场份额,远超网页游戏和客户端游戏(指需下载客户端、在电脑上运行的游戏)。

  二手商品市场的新动向也从侧面印证了网吧行业的萧条。在某著名线上交易平台,记者检索发现了大量二手电脑整机、电竞椅、游戏鼠标等被网吧抛售的设备。多数商品维护状态不错,出售者特意标注了性能,如“电脑配置能满足‘吃鸡’(一种射击类游戏的俗称)”等;价格也很便宜,有些七八成新的高配置整机售价不到1000元。线上客服人员表示,这类商品来自停业网吧,成色好、货源足,如果买得多还可以更便宜。

  在陈涛看来,网吧行业的萧条是不可避免的。“网吧的主要客源是年轻人,特别是空闲时间多、消费能力强的大学生群体。以前大学生还爱来上网,这一带高校多,养活了周边大大小小几十家网吧。现在各种娱乐手段越来越多,社交、多人游戏等功能在手机上就能实现,大学生没那么爱去网吧了。”陈涛说。

  在家“冲浪”,体验更好

  网吧的凋敝,原因主要来自需求端。

  曾几何时,更加流畅的网速和相对便宜的价格,是消费者到网吧“冲浪”的主要动力。近年来,家用电脑普及和互联网提速降费,削弱了上述动力。

  “我是2012年考上大学的。当年我和身边很多同学填报高招志愿、查询高考成绩都是在网吧完成的。”高伟说, 民生民情网,早年间不论是家用宽带还是单位、学校所用的有线网络,资费高、网速慢,可靠性也比较差,“那时能上网的家庭还要靠拨号上网,有些家庭没有电脑,遇上一些需要在网上完成的重要事情就必须去网吧。”

  “这几年,校园网速度越来越快、资费越来越低。不少同学还自己在宿舍组装整机,自然就没什么去网吧的必要了。”高伟说。

  网络提速降费降低了高质量网络服务的门槛。工信部公布数据显示,2015年网络提速降费实施以来, 中国企业快报网,中国固定宽带单位带宽和移动网络单位流量平均资费降幅超过95%。企业宽带和专线单位带宽平均资费降幅超过70%,各项降费举措年均惠及用户逾10亿人次,累计让利超过7000亿元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